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

联系我们

  • 姓名:梁志刚
  • 手机:13608040805
  • 邮箱:942296211@qq.com
  • 证号:15101201510829667
  • 律所:四川瀛领禾石律师事务所(瀛和律师机构•西部中心)
  • 地址:新都区同仁路“我的大学”正门口商业广场3楼电话136 0804 0805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取保候审 >  狱中假病人:吃大便装精神病 抠鼻孔演胃出血

狱中假病人:吃大便装精神病 抠鼻孔演胃出血

来源:新都刑事律师   网址:http://www.xdxsls.com/   时间:2017-01-27 11:01:17

分享到:0

    一般人到医院看病,总怕得了什么重病,希望大病化小。有个特殊群体,其中个别人则希望自己患上重病,甚至想方设法装病,盼着能早点“出去”。黄河是新洲公安分局看守所狱医,对他而言,除了给所里羁押的人员看病治病外,还需要一双“慧眼”,识别这些装病的“高手”。

    前天,看守所所长邱艳华告诉记者,黄河入所12年,看病诊断10万人次,尽职尽责,无任何事故,那些装病者也无一能瞒过他,看守所也保持12年安全无事故。

    A 除了妇科、儿科,其它都要会

    前天,看守所里,黄河像往常一样,在一间狭小的“医务室”里值班。一个男子正坐在椅子上打吊针。

    此人姓魏,上周因杀人后服用“嗅敌隆”自杀未果,因案情重大,在医院抢救脱险后即被送到看守所。

    “嗅敌隆”毒性强,且持续时间长,此前外地曾出现过服毒十几天后死亡的病例。

    对黄河而言,这也是他第一次接触这类病例。因平时比较关注网上的医疗动态和各种病例治疗手段更新的信息,储备了一定的资料,所以便针对“嗅敌隆”的特点,对症下药,使魏某的症状很快缓解。

    黄河说,魏某持续打针半个月即可痊愈。羁押人员多,流动性强,碰到的疑难杂症也很多。为了安全,小毛病要求尽量不出所。

    黄河笑称:自己现在是全科,除了妇科、儿科,其他都要会。

    就在一周前,黄河刚为一名少年犯做了颈部小肿瘤切除手术。黄河亲自“操刀”,在监内完成了切片送检手术,让其亲属放心。

    关进来的人员中常有人患有性病,一些激光治疗手术也是黄河动手。

    黄河毕业于陨阳医学院,本科毕业后参警。因是新洲人,便到了新洲公安分局看守所,一呆就是12年。

    每周,他大多数时间都吃住在所里,24小时都处在待命状态。因为随时都可能有嫌疑人关押,他需要给每个入所的人进行各项检查,同时建立档案。

    平时,每天需要服药的感冒发烧人员、高血压糖尿病等患慢性病人员大约有20来人,他需要上下午各一次推着送药车,挨个监室去送药,并且监督他们服药。如果有紧急病情,他还需要随叫随到。

    送药车还是他自己发明的,一个小抽屉对应一个监室,左边放药,右边放病人的档案。

    B 狱医需要有双“慧眼”辨真假

    医生只需要看病,但狱医不同,他首先是个警察,除治病以外,还是个执法者。看守所也是个特殊的场所,羁押人员中,有个别人不甘被限制自由,总想用一些歪门邪道的办法获得自由。

    去年,新洲看守所关进了一名四川籍男人王某,此人涉嫌抢劫,将面临比较严重的刑罚。

    从进来开始,同监室人员就反映此人举止异常。

    原来,他不吃不喝,大喊大叫。更让大家恶心的是他把大小便拉到裤子里,监室内臭气熏天。没过多久,他竟然当着大家的面抓起大便往脸上涂,往嘴里塞。俨然一副精神病模样。

    王某入所前很正常,家族也无精神病史,他以前也没患过精神病。

    这种疯狂的表现,黄河很容易就认定他是装的。

    他说,有人患病不爱干净是真的,但发病不吃饭的精神病人少有,吃大便的精神病人更没听说过。王某演的太夸张了。

    黄河的判断让管教民警心里有了底。几轮较量下来,王某乖乖恢复了平静,以后再也没有“发病”。

    当然,不是人人装病都好识别。

    今年初,一监室羁押的嫌疑人何某找到黄河,说自己咳血严重,要求保外就医。

    同监室的人也说他有咳血症状。黄河检查他的口腔和咽喉,没有发现什么异常。便给他拿了点药,说观察几天。何某见状,悻悻而去。

    看着纸上何某咳的血迹,黄河觉得,从颜色判断不象是胃出血,他口腔也无症状,但血迹从何而来呢。

    黄河提醒管教民警注意,并通过监控探头对何某进行观察。

   很快,何某一个细小的动作引起黄河的注意。

    每天早上起床后,何某趁同监室人员不注意,背对大家,用手指用力挖一下鼻孔。

    黄河恍然大悟。原来,何某是将鼻孔挖破,将血吸入喉咙,再咳出。

    何某真是煞费苦心啊,“执著”的他居然用这种办法坚持了一周。

   当黄河当面指出他的把戏时,何某神情尴尬,此后他再也没有咳血。

    黄河说,真病和装病是有区别的,如果实在难以判断的,就送大医院检查。反正12年来,还没有人装病逃过他的“慧眼”。

    C 被人“举报”的狱医

    一些之所以装病,就是想变更强制措施,保外就医,离开看守所。

    他们认为,黄河有很大的“权力”,一些人打起了他的主意。

    今年春节期间,有一男子骑摩托车,载两名女青年发生交通事故,造成两人死亡,车主头部受伤,其亲属要求在社会医院治疗,办案单位将其收押。

    黄河在对该男子治疗期间接到熟人电话,要求他出具证明,取保候审,被他一口回绝。

    他常对说客说的一句话:如果我违反规定,给你出具不该出的医疗证明,嫌疑人放出之时,就是我被送进监狱之日。

    有一名涉及故意伤害犯罪团伙成员的亲属,扬言要花10万,将自己的亲人通过因病变更强制措施保出去。他们通过熟人找到黄河,遭到拒绝。

    后来受害人听到风声,将控告信写到市公安局,经调查,此嫌疑人在看守所羁押期间,没有外出看病,也没有进行变更强制措施。

    对黄河而言,因病变更强制措施的唯一依据就是病情,符合标准的,不需要任何人打招呼,他也会主动办理。

    去年,有一名因贪污受贿被判刑的罪犯,因脑梗塞被保外就医。

    因当事人属经济犯罪,此事被上级检察院知道后,为防止其中有“猫腻”,便派专人带其到武汉进行病情鉴定,结果证实此人病情符合办理保外就医条件,程序合法,过程透明公正。 

电话联系

  • 13608040805